北向:千年蜀道从今越
文章出自: 《四川画报》2019年10期 文/ 张洁
从川陕公路到高速公路,从宝成铁路到西成高铁,从昔日的一穷二白,到如今的协同发展,广元、绵阳、德阳等城市的崛起,见证了70 年来四川交通的沧桑巨变。昔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而今天堑变通途,千里蜀道一日还。
       《史记》记载:“秦岭,天下之大阻也。”巍峨绵延的秦岭,如巨龙般横亘于关中平原和四川盆地之间,成为古人口中“难于上青天”的险途。新中国成立70 年来,秦蜀两地的交通方式也在不断发展变化。从民国时期修筑的川陕公路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多条国道再到高速公路,从蜿蜒盘旋的宝成铁路到一日千里的西成高铁,秦岭由天堑逐步变成通途,谱写了“秦蜀两地一日还”的新时代华章。
 

2002 年12 月建成通车的绵广高速公路,是北向进出川的重要通道,承载四川进出川近40% 的货物运输量(邓涛 摄)

 
秦巴险阻今不在,大道通衢向未来
 
        纵然“锦城虽云乐”,川人也从未放弃过“难于上青天”的出川之梦。“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一条条蜀道与栈道,讲述着川人出川的故事。 1937 年通车的川陕公路,几乎是近代四川人曾经北上出川的唯一通道。新中国成立后,四川就一直在维修和完善这条公路。1998 年建成通车的国道108 线广北段二级汽车专用公路,是四川继成渝高速和成绵高速之后建成的第三条高等级公路。随着这条公路的开通,昔日的老川陕路渐渐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2011 年,广陕高速公路通车,成为四川及西南地区连接西北、华北、华中、东北的重要交通大动脉,也促进了广元旅游业的发展,游客可以沿着广陕高速公路拜谒剑门雄关,穿越千年蜀道,尽揽广元风情,而依托高速公路的开通,雪梨、木耳、猕猴桃等昔日“养在深闺人未知”的广元土特产品也得以走出大山,销往外地,帮助当地农民脱贫致富。
 

在昔日的川陕公路一段, 翠云廊景区密集的古柏形态万千, 翠碧连云(周乐天 摄)

 
        2012 年,达陕高速公路和广甘高速公路也相继通车,对于进一步畅通西北向进出川大通道,加快构建西部综合交通枢纽,以及秦巴山区脱贫攻坚和川东北老区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2018 年,连接四川巴中和陕西汉中的巴陕高速公路通车,两地之间的路程由原来的3.5 小时缩短为1 个小时。巴陕高速的全线通车,进一步完善了川东北高速路网,也使四川又新增一条北向出川大通道,形成了北上出川“三箭齐发”(广陕高速、巴陕高速、达陕高速)的通道格局。
 
千年天堑变通途,铁轨铺就新蜀道
 
        治蜀兴川,交通先行。1952 年7 月1 日,成渝铁路全线通车,成为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通车当天,我国首条电气化铁路——宝成铁路也在成都破土动工。1958 年1 月1 日,身披彩带的火车头一声长鸣从成都火车站驶出,宝成铁路全线通车。1975 年实现电气化改造后,宝成铁路的运能显著提升,随之而来的是人流、物流在沿线不断聚集,工矿企业、加工工业相继兴起,进一步带动了沿线经济发展。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宝成铁路也发挥了新的时代作用。据统计,2019 年一季度,宝成铁路运输货物到达量401.3 万吨,相当于上世纪60 年代的3倍。同时,随着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等货运品牌不断升级,宝成铁路实现了从“山货出川”到“川货出国”的跨越。
 

西成高铁打通了我国西北和西南高铁网络,使整个西部高铁连片成网,对促进两大经济区交流合作产生了重要作用(杨安文 摄)

 
        如果说宝成铁路凿通了秦岭天险,那么西成高铁则进一步拉近了秦蜀两地的距离。通车于2017 年的西成高铁,全长658 千米,途经中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秦岭,是世界首条穿越艰险山脉的高速铁路。西成高铁的通车,大大缩短了成都和西安之间的距离。西成高铁将古代南北丝绸之路的起点成都和西安再次相连,使之成为中国连通“一带一路”、推进“双向开放”的新门户与新前沿。
 
跨越70 年,交通发展见证城市崛起
 
        70 年筚路蓝缕,从没有一条高等级公路,到如今高速通车里程居全国第三;从没有一条铁路,到如今全省铁路运营里程达5090 千米,进出川铁路达10 条。四川有了一张“内畅外达”的交通网,不仅改写了“蜀道难”的历史,也拉动着一个个地区城市群的崛起。
        德阳是我国重要的重工业城市,依托川北交通网的打通,自上世纪60 年代起,德阳一路披荆斩棘,研制生产了一大批“国之重器”。如今,依托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德阳造”遍及“一带一路”沿线27 个国家,全市160 余家配套企业出口装备制造产品50 余种,售后服务覆盖全球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德阳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装备供应基地。
        同样依托交通发展而崛起的,还有“中国科技城”绵阳。绵阳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是川陕古道上重要的城镇。近代随着川陕公路的开通,绵阳地位越来越重要。新中国成立后,作为中国唯一的科技城,绵阳市成为四川科技发展的示范区。
 

如今的德阳,正依靠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将“德阳造”装备运往世界各地。图为东汽燃机转子(刘岗 摄)

 
        再比如川北重镇广元,自1985 年撤县建市以来,广元从7.14 平方公里小旧城区到如今53 平方公里市区面积;从2002 年底绵广高速通车,到现在市域内高速公路成网;从1985 年第一次编制城市总体规划,到“三横九纵”市内交通体系融入百姓生活……交通的发展,同样见证了广元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
 

交通的发展,让众多创新研发企业落户绵阳,并让人们感受到中国科技城的创新活力。图为绵阳科技城国际企业孵化器(廖世龙 摄)

 
        从川陕公路到高速公路,从宝成铁路到西成高铁,从昔日的一穷二白,到如今的协同发展,广元、绵阳、德阳等城市的崛起,见证了70 年来四川交通的沧桑巨变。昔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而今天堑变通途,千里蜀道一日还。
 
我要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千年蜀道不再难。

2 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