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马古道到现代物流
文章出自: 《四川画报》2019年11期 文/ 高富华
雅安, 从历史深处走出来,在岁月的沧桑中流芳。昔日川藏茶马古道源头重镇,今天成为川滇藏枢纽之城。
茶马古道,山横水远的征程
 
        200 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从成都出发,经雅安、打箭炉,到巴塘赴任。成都、雅安、化林坪、二郎山、折多山……如今这些川藏线上耳熟能详的名字,在200 年前,却有着不一样的模样。
        那年是嘉庆九年(1804)。经过44 个台站,行程1500 多里。一路餐风宿雨、越岭渡河,一个多月后,他抵达巴塘时,已是“雪晴柳飞花,云暖麦吐穗”的四月下旬了。
 

大相岭下的茶马古道(周乐天 摄)

 
        此人名叫李苞,他奉调巴塘粮务委员。在赴职路上,李苞且歌且行,“牦牛负行粮,兼驮蒙山茗”的繁忙景象,“昨日穿云林,今朝过雪山”的高原奇观……川藏茶马古道上的山川风物悉入诗中,读来宛若亲身经历。
        这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诗和远方”了!诗人有诗人的“诗与远方”,而背夫也有背夫的“诗与远方”。
        “背好茶包子,手上拄拐子。勒的汗衫子,包的青帕子。拴的半肚子,穿的偏耳子。还有汗刮子,别根烟杆子。爬坡上坎靠拐子,背起背子像驼子,打起拐子像汉子……”
        背夫的山歌,寥寥几句,背夫“诗与远方”的形象便跃然纸上。
        由于藏区不产茶,内地又需要藏区的良马,以茶易马无疑是双方解决紧缺物资的最佳途径。藏汉之间的茶马贸易,自唐朝以来久盛不衰。历代中央王朝既把它当成一项重要财源,更把它当作在藏区推行“羁縻”政策的一个重要手段。
        名山区新店镇有一个宋代茶马司遗址。这座修建于北宋中期的四合院,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管茶马贸易的行政机构,其职责在于“掌榷茶之利,以佐邦用;凡市马于四夷,率以茶易之”。就在茶马司建立三年之后,宋神宗在元丰初年颁布了一道著名的诏书:“专以雅州名山茶易马,不得他用”,并“立为永法”。从此,以雅安为制造中心的南路边茶在雪域高原声名远播。在川藏茶马交易的鼎盛时期,曾经“岁运名山茶二万驮”,盛况可见一斑。正因如此,尽管后来清代废除了茶马司,路经此地的藏族人依然将它作为圣地朝拜。久而久之,昔日的衙门演变成寺院,茶马司也在口口相传中被传为“长马寺”。
 

位于雅安市名山区新店镇的宋代茶马司遗址,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专管茶马贸易的行政机构(李依凡 摄)

 
        一片茶叶催生一条古道。茶马古道连接东西,穿越古今。
        从雅安到拉萨有多远?今天国道318 线的里程碑告诉我们,近1900 公里。绕山的古道,路程更加遥远。
        茶叶入藏,全靠人背马驮。从雅安到康定,由于山高路险,驮马都难以通过,靠的是人力背运。从康定到拉萨,主要是牦牛驮运。“牦牛负行粮,兼驮蒙山茗”正是真实的写照。
        在汉源县境内的茶马古道上,还有着“山横”和“水远”的石刻。
 

茶文化专家陈书谦为小朋友讲解茶马古道(周乐天 摄)

 
        在雅安市友谊茶叶有限公司,有一块“川藏茶马古道第一驿站”纪念碑,上面镌刻着这样的的文字 :“出雨城涉水宋村渡,新开店洒泪别亲人。牵出来的是马,背进去的是茶。八千里路云和月,一年半载血与泪。青石板上拐子窝密密麻麻,背夹子里大茶包重重叠叠。吼一声山歌啃一口玉米馍馍,洒一路汗水换一碗稀饭汤汤……”文字虽然简短而通俗,但道出了路途的遥远和背夫的艰辛。
        说起茶马古道,不得不提的还有做藏茶生意的大客商们,荥经的姜家便是其中的翘楚。姜家在明朝中期从乐山洪雅迁居荥经后,专做茶马生意,创立了享誉康藏的“仁真杜吉”品牌,曾经生意红火,富甲一方。历经明朝、清朝和民国数百年,几起几落。如今在荥经县城里还保存着姜家大院,见证着传统茶马贸易的荣光。 
 

茶马古道背夫的行头(肖蓉 摄)

 
 现代交通和物流,雅茶快捷走四方
 
        人背马驮的运输方式,最终为现代交通的车轮滚滚所替代。
        最早动议修建川滇铁路的是法国人,他叫奥古斯特·弗朗索瓦(中文名方苏雅)——法国驻滇总领事及法国滇越铁路总公司驻云南总代表。 由于川康一带地质条件太复杂,方苏雅给出的考察结论是:“这里无法修建铁路。”铁路考察结果不理想,但方苏雅通过照片的方式,把隐没在崇山峻岭中的茶马古道介绍给了世界。其实,方苏雅还算不上是考察茶马古道最早的西方人。在他之前,还有英国人唐古柏。他不但考察了川藏茶马古道,还建议在印度到康巴地区之间修建一条铁路——印康铁路,既可为印茶入藏打开通道,也可将康藏的物产运输出去。
        辛亥革命之后,孙中山本着“实业救国”的宗旨着手规划铁路。1918 年,孙中山在他的《实业计划书》中提到要修川藏铁路,并划出了拉萨至成都的铁路大体走向。1932 年,任乃强应邀到西康考察后,写了长文《川康交通考》,对孙中山规划中缺略的西康到四川的一段铁路具体路线作了更详细的设计。
        这一切,都成了“百年梦想”。新中国成立后,“百年梦想”逐渐变成了现实。  
  

望鱼古镇,因茶马古道在此设驿站而形成场镇(李春林 摄)

 
        20 世纪50 年代初,为了打通通往世界屋脊的公路干线,进藏部队十八军一边行军一边修路,修建了中国境内首条进藏公路——康藏公路(1955 年西康省撤销之后,这条公路改称川藏公路)。随着国道318 线、国道108 线建成通车,雅安成了进藏入滇的物资集散地。
        100 多年过去了,在“无法修建铁路”的川滇藏之间,不仅有了国道318 线、国道108 线,还有了成昆铁路,甚至“云端上的高速公路”G5 京昆高速公路、G4218 雅叶(雅安至新疆叶城)高速公路首段雅安至康定段建成通车。成雅、雅乐、雅叶、雅西高速公路环绕雅安市区。更让人惊喜的是,川藏铁路正呼啸而来。2018年12 月28 日,川藏铁路首段成都至雅安段建成通车,首列动车开进了雅安市区。与此同时,从拉萨到林芝高等级公路已经建成通车,从拉萨到林芝的铁路已进入铺轨阶段,跨越青藏高原现代物流的高速时代正扑面而来。
 

荥经新添驿为昔日茶马古道上的一大驿站(陈佳楣 摄)

 
        为了迎接川滇藏现代物流的来临,雅安确定物流业发展的战略定位为“川滇藏战略物流中心”,制定了《雅安市现代物流业发展规划》,川滇藏物流园区、中国供销·川西农副产品物流园等项目已建成投入使用。
        雅安物流企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实现了全国物流数据共享,业务范围覆盖四川、云南、新疆、甘肃、青海等地。与此同时,雅安茶叶等农副土特产品电子商务异军突起。过去卖茶是人对人,隔山隔水万里来,现在电子商务早已经实现远距离营销,雅安茶叶更加声名远扬。
 

茶马古道已被现代交通代替。图为川藏高铁雅安名山段(杨安文 摄)

 
        雅安, 从历史深处走出来,在岁月的沧桑中流芳。昔日川藏茶马古道源头重镇,今天成为川滇藏枢纽之城。
        未来雅安,精彩可期!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